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一品天尊第九十三章一干二净

发布时间:2019-11-20 08:32:00

一品天尊 第九十三章 一干二净

(请支持正版订阅)

大雪封山导致路途不畅,加之陈天泽也不急于离开,所以就暂时留在了乌鸦岭。乌鸦岭的三座大山早已经被荡平,留下了不xiǎo的摊子,这些事情让徐淮南接连忙了好几天,一方面将那些悍不畏死的甲士收编麾下,另一边查抄了所有家产,获得了不菲的财富。

至于从柳城郡来的十几号裁决者,则是由周航带领着帮忙,为此还获得了不少功勋,当然对于很多事情,周航一行人也识趣的假装没有看到。

陈天泽则是很不要脸的成了一个甩手掌柜,什么事情都不管,只是带着桑榆和柳眉两人四处玩耍,好不惬意。

天色才刚刚亮起,樊织花便已经站在酒楼一楼里,双手叉着腰,对着新招来的几名xiǎo二骂骂咧咧的指挥着。自从那一晚的内斗之后,酒楼里的人手一多半都跳了出来,然后死在了自己的手中,所以,为了保证酒楼的继续运行,樊织花不得不重新招募店员,只可惜这些新来的人笨手笨脚的,不骂不行。

陈天泽带着桑榆和柳眉走下二楼,樊织花急忙让后厨去准备早餐,一边笑眯眯的给三人倒了热水。

“掌柜的,你这生意做得亏死了。”陈天泽顺势坐在凳子上,看着一壶明摆着价格不菲的茶水,笑道:“我可事先声明,除了正儿八经吃饭住宿花的银子,其余的钱我可是一分不出的。”

樊织花笑得花枝乱颤,还有意无意的晃动了一下沉甸甸的胸脯,笑眯眯道:“陈公子説的哪里的话,您可是我的大恩人呐,吃饭住宿花的银子都不用的,这diǎn银子哪能比得上公子的大恩大德。”

説着,樊织花还刻意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柳眉,下意识的挺了一下胸脯。

柳眉猛地红了脸颊,樊织花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一来是知恩图报,再者就是女子只见暗自较劲了,一念至此,柳眉低头看了一眼比不上那樊织花壮观的山峰,有些懊恼。

陈天泽没有理会樊织花的话外之音,只是轻轻一笑,转头揉着桑榆的脑袋,轻笑道:“这几日花了老板娘不少银子了吧?但是住宿一项,就是一大笔费用,不过掌柜的也不用操心,会有人付钱的。”

似乎知道陈天泽不是那般好沾xiǎo便宜的人,樊织花也就不再反驳,只是轻轻diǎn头。

陈天泽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掌柜的没打算换个地方?毕竟这乌鸦岭始终不是什么好地方,三座大山倒了,以后未必不会再起别的山头?”

樊织花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diǎn头道:“想过,只是暂时没想到什么好的去处,就暂时先守在这里了,等公子走了,再做决定。”

陈天泽笑道:“这是要赶我走啊?”

樊织花摇头道:“公子知道,这不是在赶公子的。”

陈天泽diǎn头笑了笑,看着樊织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便知道她在等他説话,于是陈天泽也不再犹豫,直接开口道:”去司州,西河郡,到了那里可以安安稳稳的做个本分的生意人,没有人会再打扰你的。“

得到指引的樊织花轻轻起身,向着陈天泽躬身行了一个万福,神色无比庄重。陈天泽没有拦着,樊织花虽然平日嘴上説着説那,可是陈天泽知道,这女子本来已经死心了,却偏偏遇到了陈天泽,仿佛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抹曙光

,而那一个万福,便是实实在在的感激。

“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陈天泽调笑道。

樊织花摇头笑道:“怎么会?我知道自己的斤两,入不得公子的法眼,只是xiǎo女子也不知道如何报答,只盼公子有用得到的时候不要客气。”

陈天泽哈哈一笑,摆摆手,轻笑道:“矫情了。”

于是樊织花幽怨了,撅着嘴巴极有风情道:“若是能早些遇见公子就好了。”

陈天泽笑了笑,无意间想起了穆孝天那混蛋有一次在街上看中了一个嫁做人妇的姑娘,酸溜溜的説道:如果我们能够早些相遇,你就不会和另一个他十指紧扣,做过了爱情,错过了幸福,可是,你的,我的,我们大多数的人生,哪能都只如初见?

当时的陈天泽一身鸡皮疙瘩,伸出脚直接将穆孝天一脚踹翻,而那个时候的王丫头则是煞有其事的diǎndiǎn头,似乎很喜欢这句话。

樊织花也不再废话,告辞一声之后向后厨走去帮陈天泽他们准备吃的。

等樊织花走了之后,桑榆才悄悄拉了一下陈天泽的袖子,轻声嘀咕道:“她喜欢你。”

陈天泽一巴掌扇在桑榆的脑袋上,道:“xiǎo孩子家家知道个屁的喜欢。”

“我今年都十三了,过两年就长大了,哼哼。”桑榆哼哼道,冲着陈天泽做了个鬼脸。

柳眉掩嘴偷笑。

——

乌鸦岭最为雄壮的山头上,本该是李家宅邸的山头已经被陈天泽出剑制造出来的巨大龙卷毁的破败不堪,好在一场大雪来得及时,将整个山头挂上了一层雪白的戎装,才让这里不至于那般难看。

一连忙了好几天的徐淮南伸手捏了捏僵硬的脸庞,走在一处破败的平地上,蹲下身子,捧了一把洁白的雪,狠狠的在脸上擦了擦,然后叹息一声,眼神飘向远处。

脚步声响起,徐淮南没有回头,只是收敛了一下视线,轻轻起身。

“徐公子,招降的甲士已经安顿在后院了。”周航脚步沉重的走到了徐淮南的身后,眼神无比敬畏。

兴许放在之前,周航对于一个文弱书生没有多大的好感,可是经过了这几天的时间,周航的整个思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往对于书生的鄙夷,现在却转成了敬畏,是敬畏而非尊敬。

周航亲眼见识到了数百杀意凛然的甲士在这个徐淮南面前经不过三言两语便彻底丢下手中的武器,亲眼见到了徐淮南眼也不眨一下便命令周航等人砍杀了还在求饶的公子哥。

短短几日相处下来,周航已经完全摸不透这位年轻的公子哥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只是觉得他做事情完全捉摸不透却偏偏极有条例。有好几次,若不是因为陈天泽压着,周航都要跳脚大骂了。

听闻周航的汇报之后,徐淮南只是轻轻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看着白雪皑皑的大地,随即轻声道:“一场白雪盖住了肮脏的世界。”

周航不明白这位徐公子怎么了,又为何突然发出这样一声感慨,却只能安静发跟在身后,默不作声。

“接下来你们就可以回柳城郡了,你们的功劳我已经写在一封书信上了,到时候由陈公子直接转交,想必以后你在柳城郡的日子肯定不会难过。”徐淮南轻声道。

周航diǎndiǎn头,抱拳道:“谢过徐公子。”

徐淮南摆摆手道:“谢我做什么,归根到底还是要谢你的那位dǐng头上司。”

周航哑然,的确,他没有徐淮南聪明,可也不算笨,知道今日的一切事情都是那位姓陈的中品裁决者打赏下来的,他只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而已。

“记住,出去之后该説的説,不该説的打死都要烂在肚子里。”徐淮南犹豫了一下,继而开口道:“陈公子绝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估摸着接下来会有几位等级不弱于陈公子的裁决者悄然出现在柳城郡,大抵会变着法子询问你关于陈公子的事情。如果想活命的话,所有的事情都用不知道三个字来代替。”

周航神色有些疑惑,却仍旧diǎndiǎn头。

“知道你肯定想不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陈公子在裁决者内部的地位远不止四品那样,或者説迟早有一天登上更高的位置,那是你望尘莫及的。”徐淮南缓缓道。

周航神色一惊,郑重的diǎndiǎn头。

“算了。你管得住自己的嘴巴,不一定能管得了你手底下那些人的嘴巴。”徐淮南突然改口道:“你到时候把你看到的真真假假説一些吧,兴许能保命,至于你那帮兄弟,多半会死。”

周航脸色骇然。

“其实当陈公子出现在柳城郡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这里要大换血了,其实陈公子很不喜欢裁决者,你知道吗?”徐淮南转头道。

周航摇头。

徐淮南笑了笑,摆手道:“去吧,让你的那帮手下各自拿些银子,越多越好,好好逍遥一下。然后找你信得过的人,告诉他们想活命就闭嘴,其他的你肯定也管不了。”

周航diǎndiǎn头,心中却如同翻起了滔天大浪一般。

闭嘴才能活命?周航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心里却莫名的相信了徐淮南的话语,diǎn头抱拳之后,周航才神色复杂的离开,然后带着那十几名兄弟直接下山离开乌鸦岭。

“一场雪,死了一干二净,多好。”徐淮南轻轻道。

——

乌鸦岭的入口处,巨大的牌匾下,一个老头裹着厚厚的大衣,靠在牌匾下打盹,一个身影缓缓出现,一脚将那老头踹醒。

老头先是大怒,等睁开眼看到来人之后,竟是莫名红了眼睛。

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福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睾丸炎好
西安莲湖医院樊小祯
乌兰察布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