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镜光魔主 正文 第十九章 舞剑

发布时间:2020-01-16 17:59:02

镜光魔主 正文 第十九章 舞剑

周天雨的住处,姬无月和田义二人站在一片空旷的场地。

场中央,周天雨一个人在练习着《剑法十三试》。

周天雨的身影看起来越加飘逸自然,只是十三个简单的动作,却被周天雨运用的连贯自如,宛如一套华丽的剑招。

姬无月知道,这并不是简单的华丽,在这华丽的招式之下,蕴藏的是无穷的攻击和剑的韵味。

“看来这小子果然对剑道又有精进。”姬无月心中暗叹。

而一旁的田义看着周天雨那一招招吸引眼球的剑招之后,不由挠了挠头。

“这有什么啊?师傅可是说了,花架子虽然好看,但是在攻击上一点儿帮助都没有的,鸡肋而已,鸡肋而已~看来周师弟这是走上歪路了,不行,待会儿结束了我要提醒他,不能让他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下去。”

对于田义的话,姬无月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周天雨。

《剑法十三式》说起来是一套剑诀,但实际上根本算不上什么剑诀。

《剑法十三式》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让新入门的弟子去认识剑,了解剑,从而更好的去使用剑,仅此而已。

但是这一刻,剑法最简单的基础在周天雨的手中,仿佛有了灵性一般。

周天雨的身形迅速跃起,半空手中长剑竟然脱手而出。

“怎么回事?他怎么把剑脱手了?”姬无月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田义看着周天雨竟然把手中的剑抛飞,也在旁边皱眉说道:“哈哈!我就说嘛,这花架式,不顶用的。兵器离手,这不是摆明了给对方机会嘛!大忌!这可是大忌!不行,待会儿一定要提醒他。”

就在田义的话音刚落,周天雨脱手而出的长剑,竟然又诡异地回到了他的手中。

这一幕,看得田义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怎、怎么会是这样~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脱手的长剑怎么可能自己乖乖的回到周师弟的手上?”

田义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

一旁的姬无月也是一愣,随即表现出狂热的姿态。

“这周天雨,还真是让人看不透。”

说完,继续观看周天雨的表演。

长剑飞回手中,周天雨手腕一转,一片剑花舞起。

看到这一幕的姬无月双眼直放光。

他看到了什么?

周天雨竟然在这一朵剑花中融入了《剑法十三式》的三种攻击手法。

刺、挑、砍,巧妙的融合在这一转之中,浑然天成。

“大师兄,周师弟他~这是在干什么?我怎么感觉~~”

姬无月转过头,看向田义。

“感觉他怎么?”姬无月目光中满是平静地看着田义,希望从他的口中得到有什么价值的东西。

田义被姬无月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后退了两步,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感觉周师弟似乎~不像是在练剑~”

“不像是在练剑?那你觉得是在干什么?”

姬无月的注意力从周天雨的身上移开,转而看向田义,眼眸中闪烁起异样的神采。

田义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修行的是外功,也就是炼体之法,炼体的艰辛远超炼气,但是我感觉现在周师弟似乎并不是在练剑,而更像是在运用炼体之法。可是周师弟所展现出来的,跟我所接触到的炼体又有很大的不同,又有些不像是炼体~。”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姬无月脸色凝重的看着田义说道,他也感觉到周天雨不寻常,可是他却不知道哪里不寻常,听到田义这么说,他的心中似乎已经捕捉到了什么。

看着如此模样的姬无月,田义也是一惊,他从来没有见过大师兄如此模样,于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们炼体,无外乎两点,一是提升自己的身体强度,二就是借助外力,充分展现自己的实力。而现在周师弟所展现出来的,似乎就是第二点。”

田义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猜想,然后目光直直地盯着姬无月。

“大师兄这是怎么了?周师弟练个剑,他这么激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不少路过空旷场地的弟子,见到周天雨施展的《剑法十三式》,都驻足观看。

“他施展的是《剑法十三式》?”

一个神采飞扬略显瘦弱的弟子开口说道。

“这哪是《剑法十三式》,分明是更高层次的一种剑法,在我看来,比我们关山宗第一剑诀《青莲剑诀》也只是差上一个档次而已。”

另外一个弟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比《青莲剑诀》只差一个档次?你确定?我怎么觉得这就是《剑法十三式》呢?你看他出招的顺序。”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师父曾经告诉我,剑之一道无外乎十三种攻击方法,而他施展的招式脱离不了《剑法十三式》也属于正常,超越《剑法十三式》但又不脱离《剑法十三式》,这完全在常理之中嘛。”

其中一人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傲然道。

“师兄说的对,这一定是一部强悍至极的剑法,只是这剑法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不应该啊?按理说,宗派内最顶尖的《青莲剑诀》我们都能接触到,这剑法我们却从来没有见过,难道说他施展的剑法是超越《青莲剑诀》的功法?”

“有可能啊,宗派内那么多的剑诀,我们不可能每一部都知道吧。”

“看,大师兄也在看他练剑!”

“不会吧~他竟然能够引起大师兄的注意?听说大师兄的《青莲剑诀》已经修习到第四式——小荷出的境界了,能引起大师兄的关注?难道这剑法真的是超越《青莲剑诀》的存在?”

“大师兄那是何等实力,炼气第八重境界啊!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人能比拟的!这人功力我一眼就看穿了,炼气第一重,分明是刚入门不久的新弟子!”

一些对姬无月推崇备至的弟子纷纷出言维护他们心中的偶像——大师兄姬无月。

“就是!大师兄怎么可能是他能够超越的,我都没听说过他,一个无名之辈而已,不足挂齿。”

“大师兄的实力那是我们四代弟子中的第一人,他跟大师兄比,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大师兄挥手之间,就能把他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胡说什么呢?大师兄才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可能入得了大师兄的法眼。”

~~

“不对啊!大师兄好像一开始就在这里看他练剑?难道说,大师兄在指点他?”

“嗯~有这个可能!以大师兄那种层次的修为,随便指点他一二,那就是他的福分啊!多希望大师兄也能指点指点我啊~那样的话,我以后就能骄傲的说,大师兄曾经指点过我!”

声音还在不停的议论着,而这里的人也是越聚越多。

在青阳城中,周天雨受到田义的启发,对剑的认知完全发生了改变。

“既然马可以听话,那剑为什么就不可以呢?马是活物,剑是死物,相比而言,剑的操控难度应该要比马容易的多!”

周天雨心中思绪电转,手中的长剑也是越舞越快。

周天雨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自己领悟的剑法真谛,但是总觉得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从何入手。

“世间万物皆有灵,马有马的灵魂,剑同样也应该拥有属于剑的独特灵魂!”

想到这里,周天雨的眼中光芒一闪,手中的长剑立刻停了下来。

“剑也有灵魂?剑灵?我究竟该怎么做?”

周天雨双手紧紧握住长剑,想要爆发出一些强悍的攻击,可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爆发点在什么地方。

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周天雨毫不理会!

“剑灵,到底怎样才能与剑沟通,成为一体呢?”

周天雨不由回想起下午骑马的场景。

身体在马背上,战马飞驰而过,坐在马背上的自己同样也随战马颠簸起伏,正是因为身体的起伏颠簸,才与战马更加的契合,而不会从马背上掉下来。

“但是仅仅是因为这些吗?”周天雨手中长剑不停,心中思绪连转。

他在思考怎样跟自己的长剑沟通的问题。

在玄天镜中,黑色雾气顿时化为一个面容俊俏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周天雨之前所遇到的黑影,黑影阴阳怪气的自言自语道:“傻小子,你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倒不如让我来帮你一把吧,到时候你一定会感谢我的。哈哈~哈哈~哈~”

周天雨手中长剑爆发出的气势越发凌厉,众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没有一个人敢再说周天雨的不是,因为他们知道,凭周天雨展现出来的水平,如果现在再贬低周天雨的话,那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这~~”

“在剑招的转换之间,他竟然能够如此巧妙的衔接在一起?”一个弟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舞剑的周天雨说道。

“不会吧!这样也可以?哈哈~太好了,困扰了我一个多月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原来不是剑的问题,而是我使用的方法有误!哈哈~”

一个弟子从周天雨的舞剑中突然醒悟,在剑法上困惑了很久的一个问题,水到渠成,迎刃而解了。

姬无月眼睛更是直直盯着周天雨。

“这小子竟然能够把剑法演绎到这种程度,真是难得!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姬无月的心中不免也有些嫉妒周天雨了。

“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刚才我还真是小瞧了他呢!”

一个刚刚说周天雨坏话的弟子,此刻也羞愧的说道。

虽说他们和周天雨的关系是同门师兄弟,但是在周天雨舞剑这一幕出现之前,根本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一个刚入门不到一个月的新弟子。

就在这个时候,周天雨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奇特的感觉,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竟然在这一刻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手中的长剑。

秦皇岛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种植牙可以报销吗
理查德·罗伯茨爵士Richard John Roberts
秦皇岛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镇江市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