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玄门败家子 第八十六章 随身携带十七种

发布时间:2020-01-16 14:21:32

玄门败家子 第八十六章 随身携带十七种

山洞内。

十七瓶泛着香气的玉瓶在楚天箫身边凭空出现,只从灵力波动来看,就可知它们价值不菲,绝非凡品。

一时间,陆媚儿和血岩都看呆了!

“天箫哥哥……这是什么?”

“解药。”

“螳螂化春丹的?”

“不全是,不过都是解春,毒的,我懒得找哪一瓶是,就全都拿出来先。”

“……天箫哥哥,你为什么随身携带十七种解药!?”

“各种款式各种挑,我是败家子嘛,自然是要多带一些,随时准备败家……这是败家子的基本素养我和你说了你也不懂的……”

“天箫哥哥,我是在问你败家不败家吗!?我是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丧心病狂啊!”陆媚儿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楚天箫,“男人,不应该是随身携带好几种春,药才正常吗?送上门的艳遇哪个男人不想要的?怎么……怎么天箫哥哥你居然是反过来的!还连带十七种解毒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楚天箫悠悠叹了口气:“熊孩子,如果你也和我一样,自小在一个‘七岁就开始被爹娘逼婚’的家庭长大,三年离家刚一回来就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安插了数不清的‘候选儿媳’……那么,你大概也会和我一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这,都是活宝娘逼出来的呀……”

“这,就是世上最尖锐的敌我矛盾,根本就调和不开的战争……”

陆媚儿闻言,虽有些不解其意,却也莫名地听出了一丝苍凉和无助……看着楚天箫的眼神,不自觉地带了一丝同情……

当然,楚天箫还有一层没说,那就是螳螂化春丹的解药,他自秦娇娇杀到的那晚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了,到得凶荒山脉,更是立即随身携带……

“世人皆以为,阴阳邪宗满门被灭,但事实上,还是有一人临战逃脱的。这个人,是当年阴阳邪宗的某位供奉长老,早年是傀儡天宗的人,天赋异禀,年纪不大,修为却极高。他后来被我楚家一位老祖追上,一番激战后,拼了个两败俱伤,对方连中十五剑,最后以诡异遁术逃脱。”

“那般重伤,几乎不可能活得下来,而且从此之后,此人就一直销声匿迹,就连我楚家老祖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就只在一些往事杂记中记了一笔,不再深究……而那卷杂笔,刚好被老爹带回了紫衣侯府!”

“若非如此……即便有秦娇娇的‘线索’相帮,也只是不成片段的支字碎语……但是,串起来之后,老爷爷的身份,便已不难猜想了……”

楚天箫心念至此,微微一笑:“既然已知你真身,更早有准备,以有心算无心,我,岂会输?”

一挥手,十七玉瓶中有一瓶被他握在手心,随后一颗浑圆丹药落于他手,接着,楚天箫随意地收起所有玉瓶,展开羽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丹药塞入了徐清雅口中,一抬螓首,让她吞了下去。

随后悠然闪开,不沾片角。

就见徐清雅面色数变,脸上的酡红渐渐退去,呻吟声也是越来越小,美眸缓缓睁开……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劲风袭来,楚天箫等三人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震退了两步,再看时,眼前已经多了一人——秦云!

就见秦云扶住徐清雅,以一种咬牙切齿的口吻喝道:“奸险小人!居然对圣女行此无耻之举!”

“好在我及时赶到!否则就要让你们三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得逞了!”

……

……

“圣女容禀!”

“我叫秦云,大周神侯世家一员,正在参与大秋试试前历练,故而在此地得见圣女音容及飒爽英姿,实是荣幸。”

“那时,我见圣女被血翼王所伤,心想梦灵宗与我大周交好,见死不救更非我辈中人所为,故而虽然修为低微,也想来尽一番绵薄之力。”

“只是我到来之时,圣女已进入龟息之态,我只好将家族所赐的上好疗伤丹药给您服下,再外出寻找后续治疗所需的药草……谁曾想,我才刚走不久,回来就见到了三个人面兽心之辈!”

秦云一脸“侠义凛然”,“义愤填膺”地指着楚天箫三人,以一副“嫉恶如仇”的口吻喝道:“这三人,居然贪图圣女您的绝世容颜,想要……想要行那无耻之事!他们……他们还觉得圣女您太过冰冷,没有情调,居然丧心病狂地给您下了……那种……不堪之物!”

此话一出,徐清雅眸子迅速冷下,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变得凝重了起来,她虽是重伤未愈,但楚天箫给她服下的螳螂化春丹解药,本就附带有一些疗伤的效果,再加之龟息之法和老爷爷给的丹药,她一身玄功却是已经恢复不少!

一股威压凛然!

就听秦云继续大声说道:“圣女你不要看他们三人长得人模人样,其实……那个红发男人曾对女人犯的罪孽,简直说不清,他最喜欢……事后虐杀女子,您看他一身杀气即知!”

“而那个小女孩……您别看她年纪尚小,其实十分恶毒,在下就曾受过她很多折磨,而且……她,她喜欢女人,最喜欢做的,就是给那些名门贵女……在下不敢多说,怕污了圣女您的耳朵……”

这些话当然不是秦云想的,而是白老在事先就想好的说辞,一股脑地传给了秦云。

就见他说了这些还不停,居然再一指楚天箫,喝道:“此人最是可恶!他是三人之首,就是他亲手给您喂下……无耻之物,还……还口出污言,若不是在下及时赶到,将解毒的丹药给您喂下,恐怕这恶徒已经得逞!他叫楚天箫,是大周有名的败家子,不学无术,贪财好色,简直是……我大周的败类!”

一连串话音落下,徐清雅眸子愈冷,而对面三人中,楚天箫一脸淡然,血岩冰块一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和不屑,陆媚儿则是再难忍受,径直破口大骂道:“秦云!你这个……这个颠倒黑白的畜生!明明是你下的药,是我们进来帮人解了毒,你居然敢……你简直无耻,无耻,无耻!我要诛你九……”

这话没有说完,楚天箫已是捂住了她的嘴巴。

秦云面色不变,冷声说道:“事到如今,你们居然还不跪下求圣女饶命,反而污蔑我?看来你们是不想活了!”

“够了!”

徐清雅冷声落下,而后,勉力搭在石床边,一个眼神示意,秦云立即退开一边。

“我认识你……你,是天绝城那个十四岁就晋入明元下境的天才……秦云?”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怎么样
泰成逸园分院的电话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石家庄牛皮癣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