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倾天真途 第二章-春猎开始

发布时间:2020-01-16 18:11:01

倾天真途 第二章:春猎开始

“嗯嗯!乡亲们,又是一年春好处,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昨年我们的源神很高兴,降下了祥瑞,我们的村子风调雨顺,收成翻了整整一番啊!特别是李二娃家又添一子呀!”萧易笑着在一处石台上説。

话毕,村民们会心的响起了一阵齐刷刷的鼓掌声和亮出了一脸的假笑。虽然村长讲的都是一些口水话,但还是要给村长一些面子的,再怎么説人家也是村长呀。

“嗯嗯!好好。”萧易用双手示意让大家停止了鼓掌,“大家的心情我是明白的,但时辰不能耽误,现在我宣布……”他的声调突然提高了整整一倍道:“春猎大会,开始!”话音一落,所有男性飞一般的冲向了萧易手指前方的树林。

在人群中,一个阴异的男人偷偷地将目光往萧易那里一瞟,“嘁!”声音中充满了不屑与恨意。

温暖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嫩绿枝叶在地面上投射出斑驳的金斑。一头扭着屁股傻不拉叽的野鹿正在专心地啃食着地面上刚发的嫩绿。可能是它秀逗了,也可能是它脑子被一整个寒冷的冬天冻住了,在它的身后,一只斑斓的饿虎正用着绿油油的眼珠子盯着它。

猛虎贪婪的吞纳着空气中弥漫的肉香,整整一个冬天见不到猎物的日子让它饿得发晕,在最后的那几天它竟然放下了作为一个高傲肉食性动物的尊严,去刨树根吃,虎娘的,它是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种生活了。没错,猎物就在眼前,可得xiǎo心了,那可是开春以来的第一餐!

“看见没,那只老虎。”萧易指着前面的一虎一鹿xiǎo声道。

“嗯!要动手了吗?”萧铭xiǎo声问道。

父子二人的藏身之处很是隐蔽,几堆风化未完全的石头让他们根本不需要担心前面那两只饿得发慌的动物会发现他们。虽然,老虎的嗅觉一向都很灵敏,但在他们村所特有的掩藏气味的药剂面前,老虎只会把他们当成一堆石头。

听到萧铭的话,萧易连忙伸手抓住了儿子“等等,现在出去最多猎道其中一个,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好机会,我们只需要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行了,好好看着吧!”萧易一脸淫笑道。

“爹!你可真阴险,真怀疑你当年是怎么娶到我娘来的。”萧铭望着萧易一脸正经的説。

“嘿!臭xiǎo子,竟然怀疑起你爹来了,你知道什么,这可是人生哲理。”萧易提手就往萧铭的后脑勺上一巴掌,“好好看着吧,一箭双雕!”。

“是是是!”萧铭一阵应道,他表面上做出了一副受教的样子,但心里却已经想好了怎么把这件事告诉娘,然后……嘿嘿,看你老xiǎo子怎么被虐的方法了。没错,就是这样,他萧铭从来都是不吃亏的人。

饿虎松了松紧绷的肌肉,来了,现在那野鹿距它已经不超过十步,只要在往前那么一diǎndiǎn,呵呵,那美丽的xiǎo宝贝就要在它的肚子里安家了。

鹿依旧傻不拉叽的在那里啃食着嫩绿,它全然不知危险正在随着它的慢慢移动已经有黄色变成了血红色。红线就在它后腿跟不到半步的距离,只要它稍微往后在移一diǎn死神就会无情地垂下他的镰刀。

空气仿佛凝固了,饿虎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致,它那双绿油油的虎眼像是两台显微镜,正纤细如毫地注视的鹿腿和红线的差距。

“踏!”在这死寂的空间里,那落脚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可闻,野鹿动了,过了红线!

“嗷!”饿虎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刻焕发了光彩,它就像是一个定位炮弹准确地射了出去。一张血盆大口喷射着热气,尖而长的利牙一下子扎到了野鹿的脖子上。

这一切是如此的突然,野鹿还正享受着那份嫩绿带来的甘甜时,死亡便降临了。它只感到了脖子一痛,一头猛虎便已经趴在了它的身上。

猛虎的利牙轻易的刺穿了野鹿的颈部大动脉,热腾腾的血液如同泉水一般涌出,不出半刻就打湿野鹿那棕黄色的皮毛。

血液的香味似乎让饿虎的食欲更盛了,它两只厚厚的爪子按住了还在负隅顽抗的野鹿,嘴里更是在不停的吸吮着野鹿的生机。

终于,野鹿倒下了,两只鹿眼中的生机已经全无,血液流失带来的窒息已经让它精疲力尽,当它被咬上的那一刻它的命运便已经被写在亡灵书上了。

饿虎明白,这野鹿已经断气了,他不需要再拼命地咬住了,它相信它已经成功了,于是它已经做好了享受美味的准备,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又怎么会有别的猎食者来打扰它的进餐呢?这可是它的地盘!

“螳螂已经捕好了蝉,黄雀该开始捕螳螂了,铭儿,走!”突然,萧易的双眼仿佛射出了两道金光,他那毫不起眼的身躯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两腿像是弹簧一般将他整个人弹起,手中的一根木柄长矛被他挥了起来,尖锐的矛尖对着那虎,他就是一颗炮弹一般向着正在进食的饿虎飞了过去。

这一刻,萧铭蒙了,饿虎更蒙了。人类!该死,哪儿来的人类!还来不及掉头,尖锐矛尖已经穿透了它那高高撅起的屁股,疼痛像是电流一般一瞬间就传遍了饿虎的全身。

“娘的,这老虎的屁股好硬!”萧易一愣随即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双臂猛地一用力,长矛被他拔了出来,带回钩的矛尖带出了老长一道血箭。

“吼——”钻心的疼痛让饿虎发出了一声怒吼,该死,人类都该死!它的凶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它露出了那一嘴带血的利牙,一条铁棍似的尾巴在地上扫着,两只虎眼狠狠地盯着面前的萧易。

二者的距离不超过五米,依照两者的身体强度这种距离只需要一跃便能达到,但是两者都没有动,他们在相互对峙,对于饿虎来説,一个区区的人类,只需要爪子就可以拍死,但是它受伤了,屁股这种地方可是有着大腿肌肉,而且自己很饿很虚弱,这场战斗只能一击必杀;而对于萧易来説就更是需要xiǎo心了,没办法,人类虽然是万物之灵长,但天生的薄弱是绝无法打持久战的。

“吼——”突然,虎动了。它两只后腿使劲的往地上一蹬,整个虎躯就像萧易扑了过来,两只强有力的爪子对准了萧易的脖子,毕竟那是所有脊椎类生物共同的弱diǎn,虽然它没跟人类战斗过,但十几年的经验可不是拿来吃草的。

见状,萧易那紧绷的肌肉突然一松,整个人竟顺势往那老虎的肚子底下钻了过去,同时手中的长矛狠狠地往上一刺。噗地一声,饿虎的肚皮被生生划开来,一瞬间虎血流了一地,肠子脏器齐刷刷的往外冒。

“吼——”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它再一次的吼了出来,但它已经无能为力了,肚子是老虎的最大弱diǎn,任何生物只要是肚子被划开,战斗什么的那是不可能了,如果没有救治,死亡在不到半刻的时间里就可以将它完全吞没。

终于,它和那惨死的野鹿一样倒地了,殷红的血液从它的肚子里不要命的渗了出来,生机正快速的流逝,它如果要做鬼的话绝对是条饿死鬼。

“哈哈哈!”萧易望着即将死亡的虎一脸的欢笑,“铭儿,还不出来看看你老爹的厉害!”他説道。

“它……它死了?”萧铭听到了父亲的呼声后,这才从恐惧中清醒过来,他缓缓地从石头后面探出了头问道。当饿虎杀死野鹿的同时他就开始害怕了,长这么大,除了在与父亲的对练中偶尔擦出血外,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其他的血,当饿虎的尖牙咬开了野鹿的大动脉后,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时,他差diǎn儿没吓晕过去,就连刚才萧易喊他的时候他都还沉浸在如炼狱般的恐惧当中。

“当然!你爹我萧易是谁,区区一只大猫而已,怎么能放过它。”萧易笑道,“快出来吧,你可是个男子汉,怎么能就被这diǎnxiǎo血给吓倒了呢?”

“哦……”萧铭答应了一声,眼睛不住地往那饿虎身上瞟着,生怕那虎突然窜起来把他给咬一口。

“哈哈,怕什么,一条死虎而已,还会把你给咬着,放心吧。”萧易笑着一边鼓励一边向萧铭那里走去。

望着父亲的鼓励,萧铭终于动了,慢慢地将身子挪除了石头后面壮着胆子向那躺着的一摊死虎走去。毕竟他还是个没见过什么杀戮的孩子,恐惧依然让他有些畏首畏脚的,但他还是比刚开始好的太多了。

终于,孩子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他在老虎旁边蹲了下来,想看看这虎的模样。萧铭不知不觉地伸出了手,突然虎又活了!

快,快到了极致,萧铭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一张血盆大口就要将他的脖子一口咬断。糟了!萧铭身旁的萧易一惊那右手便因闪电之势伸了过来,一道金色的劲气在他那只手掌之间一闪而没。“噗!”仿佛是菜刀切豆腐,虎头被齐根斩下滚落在一旁。

并没有多少的鲜血从那依然挺了一会儿的虎颈子里喷了出来,喷在了呆愣在那里的萧铭的脸上,让萧铭感到脸上一热。

“呼——”萧易见滚落在一旁的虎头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人没事。”他喃喃道。

“爹!你不是説它已经死了吗?”萧铭被那热血惊醒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的突然,生命差diǎn就没了,这对于大人来説都是值得吓死的事发生在了他的身上,萧铭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委屈和该死的老爹!

被这么一双泪花闪闪的眼睛看着,萧易真是有一种想打个洞钻进去的想法,但是没有法,谁会知道那该死的老虎会回光返照呢!该死,真是造孽呀!“这个……这个,铭儿乖,爹错了还不行吗,爹回去就把那把祖传的长枪给你玩好不好。”萧易用手擦着萧铭脸上的血迹安慰道。

“哼!我……我不管,我要回家给娘説。”萧铭一阵抽噎道,“娘啊!萧易他要害死您可爱的儿子呀!娘啊!萧易他没人性呀,要害死亲儿子啊!娘啊……”他那xiǎo孩子脾气是彻底犯了,一边哭一边喊娘的,如果这里是大街的话,萧易绝对会引来一群大妈的唾弃。

“啥?儿咧!这事儿可千万别告诉你娘呀!那个母老虎可是要活剐了我的皮呀!”听到萧铭的哭语,萧易登时就惊呆了,赶紧劝道,竟一把将萧铭按在了怀里。

“啊!娘啊!萧易他説您是母老虎啊!他萧易是要造反啦,娘啊!”萧铭哭得更厉害了,更是一把挣脱了萧易的怀抱向远处跑去。

“哎!”萧易算是没辙了,向萧铭追去。

不过,也幸亏萧铭是个耍脾气的孩子,没跑两步,萧易就把他追上了,“好吧!铭儿,説,你想要啥!”萧易终于下定了决心道。

“哼……哼,我要啥,你就给啥吗?”萧铭低噎着问道,终于把这个老家伙骗到手了,嘿嘿!望着老爹的一脸无奈,萧铭心中偷笑道。其实他早就没生气了,只是想从萧易手中套diǎn东西出来而已。

“嗯!”萧易一阵无奈道。

“那就把你刚才用来劈虎的那招教给我!”萧铭道。虽然刚才萧易那招用得可以説是很隐蔽,但对于就在他身边的萧铭了来説,这可瞒不到他。

“就这个?”萧易似乎松了一口气。

“嗯!就这个。”萧铭也明白不能过分。

“好!竟然铭儿説了,等春猎一晚完爹就教给你。”萧易痛快的説,反正所有的功夫都要传给萧铭的,早传晚传不都一样吗。

阴暗处,一个阴异的男人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精光,“好机会!”像是鬼魅一般,他已经扛起了地上的死虎,“萧家的二位,谢过了!”他望着萧易父子二人一阵阴笑道,随即,他的身子又如同鬼魅一般闪到了茂密的树林之中。

“爹!咱们的虎!”萧铭惊道。

“嗯!追!”萧易双眼一眯沉声道,话毕,便向着那人没去的地方追去。

高唐县医院怎么样
江阴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最新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西安白癜风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