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武道圣尊 第六十八章 见血

发布时间:2019-09-25 19:30:40

武道圣尊 第六十八章 见血

白风的实力很强,通过这次和白岐山的短暂交手所有人是有目共睹的。

不光是武道上的天赋,就连对敌的经验也非常强劲,哪怕是相差一个境界交手一时之间也丝毫不弱下风,这种以弱搏强还能占据上风的情况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白家的这些族老绝对不相信白风能和白岐山对抗。

可是事实却摆在了眼前他们不得不相信。

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如此,但是白风心中知道,他这种战力只是一时间的爆发,一旦对手知道这一点避而不战,那么他将毫无胜算的机会,而且对上白岐山他也没有办法一上来就全力施展。

总之局势对白风很不利。

比起白岐山来,白风更愿意对上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敌,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拼杀起来,靠着自身武技的强大在短时内击败一位神力境武者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这种情况由不得他选。

先前白风他靠着武技的精妙,以及短时间凝聚出来的强大劲气完全与之不分伯仲,但是随着这一拼之下情况却彻底改变了。

白风一条手臂被劲气侵蚀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尽管白岐山也双臂流血不止可情况却比他好得多。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拼上一次了,倘若失手白岐山不死也得残废我也管不了了。”他不是婆婆妈妈之人,此番交手哪怕不是仇斗也不能再做保留。

白岐山的境界也不能让他有所保留。

不等白岐山主动出击,下一刻,白风的身子一动,脚下劲气爆发,整个人好似一道箭矢一般飞了出去,速度极快。

竟在一条手臂无力的情况之下还主动攻击。

“想最后一搏么?想来白风这样的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一些通过特出方法爆发实力的武技我还是多少听过的。”准备出手的白岐山猛地收回了脚步他目中光芒闪动,察觉到了白风的想法:“可是你到底是通脉境武者

武道圣尊  第六十八章 见血

,劲气,察觉,反应统统都不如我,就算是最后一搏也是我占据上风,总归是年轻太过冲动,这时候你要是决定和先前一样拖下去,说不定我留血过多会体力不支输给你,硬碰硬的话是没有希望的。”

面对白风这次凶猛攻击,他没有选择正面接下,而是往后退了数步,他只需要等白风泄了这股劲气就赢了,根本没有必要碍于面子和白风硬碰硬。

刚才已经两败俱伤了,这一次想来情况会更糟糕。

很明显,白岐山的这种做法是非常明智的。

白风也想稳中求胜,只要拖上一段时间白岐山的手臂上的伤势肯定会加重,但是他随后却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自己的情况拖下去不见得比他好。

天罡不灭斗战法可是有后遗症的。

“避而不战?没用的,玄金剑气。”白风突然剑指使出,毫不犹豫的对着前面一划。

劲气爆发,剑气成形,瞬间便斩出。

“不好!”白岐山感觉到了一股凌厉异常的劲气从脖子的一侧斩来,这劲气就好像一柄精金打造而成的宝剑,能轻易的划破神力境的护身罡劲斩下他的头颅。

避之不及的他想都不想,一拳对着白风的胸膛轰出,试图通过将其击飞阻止这道劲气袭来。

“劲气出体,隔空伤人,这,这怎么可能,适才风儿虽然把劲气凝聚成形,可是到底离不开双手,只要劲气强大不难办到,但是现在可是真正的神力境武者才能做到的事情,”白世雄震惊了起来,随后脸色大变:“糟糕,要出大事了。”

虽然不知道白风怎么做到劲气出体的,但是劲气一旦由虚化实,那么威力将会非常巨大,武者的肉身在这劲气面前简直比豆腐还要脆弱。

然而他只是觉得白岐山有可能会被斩杀,却没有看到白岐山的反应。

“碰!”

然而下一刻,白风玄金剑气将至未至,一个拳头夹带着可怕的力道落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情急之下的白岐山也没有留手,这完全是武者在危机时刻最本能的反应。

瞬间,白风像是一个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不远处的院墙之上,身体深深的陷了进去,激起一阵尘土。

“风儿。”白世雄心一下子冰凉起来,脚步先是一滞,随后急忙冲了出去大袖一挥劲气鼓荡周围的尘土为之一散2

刚才还以为白岐山有事,可是行事却发生了如此大的逆转,风儿不过是通脉境武者,没有劲气护体,受了那样的一拳只怕九死一生。

“事态严重了。”大堂内的白庆老脸之上流出了一丝冷汗,这时候他浑身一激灵整个人似乎冷静了不少。

白风要是死了,以白世雄的性格今天白家只怕要流血了。

这些族老方才意识到自己想的似乎太天真了,武者交手动辄便是性命相搏,哪能做到什么点到即止,先前让白岐山出面竟然没有想到这点,只以为白岐山境界高,稳赢,和先前白风一样适当击败一下就行了。

“白风怎么样,没事吧。”白岐山声音嘶哑道,他捂着脖子,一道细小的血痕从一侧直接延伸喉咙,已经切进了他半个脖子,此刻鲜血流出染红了一片身子。

好在这一道玄金剑气没有留下劲气,而且伤口又小,他急忙控制周围的肌肉合拢伤口,杜塞血管,算是有惊无险的活了下来。

倘若这道剑气再往里面走上一寸,那他的脑袋脖子就已经断了。

“没事,各位族老,不知道今天的这个结果你们满不满意。”白风这时候居然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从废墟之中走了出来。

这时候众人看见他身上的上衣破碎,一件妖皮宝甲显露了出来。

白世雄见此顿时大松一口气,这副宝甲他当初在江鹤的身上见过可以抵挡神力境的任何攻击,那怕是劲气也能隔绝,只要是击中了这里那么根本不会受一丁点的上,最多也就是被震飞出去罢了。

“风儿,你没事就好,没想到这次的交手居然会如此凶险,差点就弄出了人命。”

“二伯,这一场比试是算你赢还是算我赢?”白风说道。

白岐山带着一丝苦笑道:“若是你一开始就不保留只怕我早就被你给斩杀了,刚才的那一招武技的威力着实惊人,我输了!”

“得罪了,若是可以的话我并不像施展这武技,因为这是不能收住手的武技,一旦试出来非死即伤。”白风看了看白岐山,确定他并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方才开口道。

实际上刚才那一击他已经做好了斩杀白岐山的准备。

虽然两人都是白家的人,而且无仇还有恩,可是他不会后悔这么做。

白岐山感慨道:“白家果然是年轻人的天下,武院交在你的手中我无话可说,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年轻才俊,才能带着白家走的更远,我们这些族老人已经被时代给淘汰了,强行留在白家的话只会害人害己。”

面对白风他已是自愧不如,这种情况之下又什么资格再去说三道四。

“白庆,为了利益之争你们今日险些就害死了白岐山和我儿,你们就那么想要武院?那怕是染上族人的鲜血也在所不惜?告诉我,同族相残的族规是什么?”白世雄此刻如同一头含怒的雄狮走来。

白庆和其他几位族老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白世雄重重一哼:“但凡同族相残按照族规,废除修为,断其双手,逐出白家,我倒是很想执行这一条族规,幸好他们两人福大命大都没有事,否则你们绝逃不了这一番惩罚,罢了,念在你们以前为白家也做过不少贡献的份上,明日回白县养老吧,不准再回金吾城了。”

一场家族的争权夺势,随着战斗的落幕,白家的这些族老也不得不黯然收场。

白庆和几位族老嘴巴动了动,想要再说什么,可是心中却觉得一很无力,这时候可以说是真正的大势已去,再也无力回天了,除非他们还不死心为了夺回权势直接发动。

但是这可能么?

“尊家主命令,明天我们这些老人回白县。”白庆有些僵硬的拱手道。

“看来白家以后不能太看重辈分,情面了,不然这样的情况还会发生。”白风说道。

白世雄回道:“都是同一族的人,如何能不讲情面。”

白风继续道:“情面私下里讲就行了,像他们今天的行为已经左右了整个白家,情比法大,这可不是一个势力该存在的,白家的规矩得尽早确立才行,这一次族老的离去对父亲而言是一个好机会。”

“我想也是。”白世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电话是多少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的电话号码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住院部电话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