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蛮族之崛起 第一百一十二章 萨满僧格仁青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6:39

蛮族之崛起 第一百一十二章 萨满僧格仁青

蛮王向巴仁措向后方退着,任凭双方大军接触,开始混战

。而象雄加措已经缠住了巴因克,让他想逃都没办法逃,只能苦苦的支撑,但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弓箭手已经跑出很远,他弯弓射下一个王庭蛮族战士,抢过他的角马,就要骑着逃跑。不成想身后小兽占堆突然出现,大吼一声,震撼的那匹角马一哆嗦,居然将弓箭手给扔了下来。

被跌的七荤八素的弓箭手,暗道不好,猛地回身弯弓搭箭,却找不到小兽的踪影。下一刻,后背上传来吱吱的叫声,一张兽类的鬼脸出现在面前,然后利爪划过,他的两只眼睛就这么被活活挖了出来。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但很快被战场的呼喝盖住。小兽被射了那么多箭,早就想杀了他了,张口咬断他的脖子,偷偷看了看象雄加措,发现他没有关注,松了口气。这才有些不太满意的抓住他的头发,如一只小耗子拖着大木锨,飞速的跑到正黄旗下,而在这里,象雄加措的护卫怯薛队,正保护着大旗。

象雄多杰和索朗贡布又是激动,又是无奈,他们也想上去冲杀,但职责所在,不敢稍有离开。因为哥哥象雄加措治军非常的严苛,哪怕他是弟弟,若是敢擅离职守,皮鞭也照抽不误。

大军在甫一接触的时候,就呈现一面倒的局势。哪怕王庭的兵马是毛牛部族的三倍,仍然被压着打,近乎无还手之力。在战场的某些角落里,被逼急了的王庭士兵,不得不使出狂化,可惜他们在狂化过后,一个个瘫倒在地上,只能任凭宰割。反观毛牛部族的战士,哪怕过了狂化时间,仍然保留了大半的力量,还能继续冲杀。此消彼长之下,仅仅过去了一个小时,王庭大军就有了要崩溃的痕迹。

而此时,象雄加措早已解决掉了巴因克。这个人族的高阶斗士居然敢欺负自己的女人,象雄加措既然说过要折磨他,岂能让他轻易死掉。在将其彻底击倒后,也是挑断了他的手脚筋,让手下带回到正黄旗下,自己则接过大军指挥权,指挥着战士们一层层的围剿王庭的大军。

人少的一方反倒将人多的一方围剿,说出去肯定没人信,但现在这一切都是事实。蛮王向巴仁措本以为有了人族五个冒险者的帮助,就算不敌也能伤到象雄加措。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象雄加措的实力,反倒眼睁睁看着五个人族冒险者两死三伤,全军覆没。他的脸色难看至极,终于开始慌乱起来。

正黄旗在一步步向前移动,随着前移,毛牛部族的大军也在一层层击溃敌军。一切都那么的有条不紊,象雄加措打造了一个杀戮的机器,如此的高效简练。

拉姆拉措全身都是血,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此刻与他放对的是拉格坚参,两人都遍体鳞伤,气喘吁吁。但拉格坚参要更好一些,仍然还有余力,嘲笑道:“拉姆拉措,我敬佩你是个汉子,何必为了向巴仁措送死?过来吧,象雄大头人早就对你钦佩不已,何不过来咱们一起在大头人麾下,带领蛮族崛起?”

拉姆拉措惨笑一声:“哈哈,是啊,能够跟随一位真正的英雄,想必是很愉快的事情,可惜我已经宣示向蛮王效忠,我不能出尔反尔啊。”

“你还真是像象雄大头人说的,一个榆木脑袋。既然我劝不动你,那我会拼尽全力杀了你,使你像个英雄一样的死去。”拉格坚参尊重的说道,手中的战斧呼啸,再次扑了过去。

拉姆拉措已经狂化过,此刻浑身酸软无力,但仍然强撑着怒吼,迎了上去……!

两人交击过后,拉格坚参依然站立着,而拉姆拉措却倒在了地上,他的脖子被砍断了,咕嘟嘟的冒血,但嘴角却带着笑容,眼前越来越黑,终于彻底失去意识。

拉姆拉措的战死,仿佛拉响了王庭大军溃败的号角,刚刚还在强撑的周围一圈王庭的精锐,看到头领战死,纷纷士气大落。当有第一个人后退,其他人也都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眼看着王庭大军就要彻底崩溃,向巴仁措已经没有心情去痛惜拉姆拉措的死了,他只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一匹高大的角马,居然是萨满僧格仁青赶来。象雄加措正站在正黄旗下,准备发出号令一鼓作气击溃敌人。看到僧格仁青赶来,忍不住有些疑惑,难道萨满们怕自己吃亏,要来帮助自己?

急忙迎了上去,而对面蛮王向巴仁措脸上带着一股诡异的表情,停了停,也排众而出,迎着僧格仁青过去。

大军还在交战,而双方的首领却都来到了萨满僧格仁青面前。

“僧格仁青萨满,您怎么来了?”象雄加措疑惑的问道。对面向巴仁措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哦,哈哈,葛举益巴萨满担心你战斗不利,因此派我来看一看。”僧格仁青笑着说道,看了看战场上的局面,居然是毛牛部族已经稳操胜券。极其隐晦的皱了皱眉头。

“呵呵,倒是让葛举萨满担心了,但我们就快获胜,什么蛮王,已经快成为过去式了。”象雄加措不屑的看了向巴仁措一眼。

向巴仁措还是不动声色,而僧格仁青点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突然对象雄加措招招手,道:“加措,你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象雄加措不疑有他,走到了僧格仁青面前。僧格仁青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仿佛要说什么秘密,但下一刻,他的身上突然爆发一股血脉之力,全都轰击到了象雄加措的身上。

象雄加措措手不及,当即仰头甩了出去,哇的吐出一口污血,又惊又怒:“僧格仁青,你疯了,居然偷袭我?”他万万没想到僧格仁青居然是来帮蛮王向巴仁措的。

“抱歉了,象雄加措。我欠了老蛮王一条命,现在向巴仁措来找我,我只能帮助他对付你。放心吧,等你死了,我也自杀谢罪。”僧格仁青叹息一声,很是不忍的样子。

象雄加措突然遭到偷袭,被血脉萨满的力量打成重伤,远处的毛牛部族战士看的真切,顿时骚乱不已,刚刚占据的上风,居然有些不稳。反倒是王庭一方,得到了喘息之机,有站稳脚跟的征兆。

小兽占堆呜呜大叫,就要扑过去咬死僧格仁青。突然被象雄加措一把手拉住,他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抖了抖衣服上的草屑,抹去嘴角的血渍:“哈,僧格仁青,你就这点能耐么?想要杀我还不行啊。”

僧格仁青脸色一变,他刚刚已经使出了全力,也确信象雄加措毫无防备,凭借他的血脉之力,就算是一头大地熊,也绝对会被震碎内脏的。没想到对方能够轻易撑住,这出乎了他的预料。

“你们都要死,我今天很不高兴,一个个的全都没了蛮族的样子,那就让我来给你们一个血的教训吧!”

象雄加措厌恶至极了,萨满不像萨满,蛮王不像蛮王,居然全都学会了偷袭。那就都杀掉,彻底清洗一番蛮族,恢复蛮族的血勇吧!

福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南昌治疗宫颈炎方法
忻州性病医院哪家好
福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南昌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