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艺术品证券化能带来什么是创新还是陷阱

发布时间:2019-10-09 23:00:07

  艺术品证券化能带来什么?是创新还是陷阱

  《黄河咆哮》与《燕塞秋》两只艺术品“股票”在经历了“天天涨停”和多次“特殊停牌”之后,3月24日复牌第一天双双跌停,25日继续小幅下跌。有市场观察人士称,嗅到风险的投资者开始离场。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上市交易以来,一直处于媒体的风口浪尖,本报3月25道《艺术品,如何面对“股票”之惑?》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采访专家学者就“艺术品是否可以证券化”、“艺术品如何与资本联姻”等读者普遍关心的问题做了追踪报道。  艺术品证券化,是创新还是陷阱?  从国外情况看,一件艺术品由多方持有的情况并不鲜见,但将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则很罕见。有专家认为,这也许算是国内部分地区在推动文化与资本市场融合上的创新之举。   一些专家认为,姑且不论此种做法是否合乎我国现行金融法规,其合理性上就有诸多值得商榷之处。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不合理之处主要表现为——首先交割实体产权是文化产品交易所的基本属性,而将艺术品分割、打包等类似证券化的交易显然与这一属性不相匹配;其次,与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票进行融资而后扩大再生产不同,艺术品不具备再生产功能,不具有社会财富的成长性,份额化方式的目的是让对艺术品有热情的投资人可能拿力所能及的资产进行投资,却难以实现商品的进一步增量。  信达证券研究开发中心副总经理刘景德:不同于股票市场上有市盈率、每股净利润等专业指标作为参照来评定股票价值,艺术品分拆后的价值缺乏衡量的统一标准,投资者凭感觉进场,能挣就挣,其在交易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升值,很容易泡沫化,“击鼓传花”的结果很可能是多数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他提醒“此类业务风险较大,投资者切莫轻易介入”。  目前艺术品份额交易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以天津、深圳为代表的类证券化交易模式,另一种是以上海为代表的产权交易模式。据悉,深圳文交所在艺术品证券化过程中对投资对象有很高的门槛限制,只接受现场开户,对投资者的审查包括必须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具有抗风险能力;在年龄上也有限制,不接受离退休人员的开户申请等。  长江商学院教授梅建平:当前中国艺术品市场可能会经历与股市同样的成长,对此要有充分的预期,要借鉴过去“一管就死,一死就放,一放就乱,一乱就收”的恶性循环。艺术品市场是高端专业市场,需要提高准入门槛;同时,要严格执行实名审查制度,建立艺术品市场的保荐人以及保荐公司制度,以保证上市艺术品的确真、确权以及信息披露;要在竞争和创新中找到更好的发展模式,通过修补交易规则和加强监管来规范。中国今后文化产权的交易方案,需要大胆而稳妥地摸索。既然是摸索,政府应有一个机制联合各方面的专家和社会精英进行研究,给予指导。  据了解,目前国外艺术品投资基金的运作模式主要有三种:艺术品组合投资模式、艺术家信托投资模式和艺术品对冲投资模式。许多国家都设有专门的艺术品评估机构,形成了对艺术品价值从上到下一整套鉴定交易体系。  中国传媒大学中国娱乐产业研究所所长谢伦灿:将艺术与资本挂钩,将艺术品与股票挂钩,将收藏与炒股挂钩,这确实是一种金融创新行为。开放艺术品金融市场,让艺术品投资从小众变成大众,一定程度上也许能促使购买者去深入了解艺术。但是也要防止金融陷阱的危险。艺术品“证券化”运作归根结底有赖于对艺术品价值科学、严谨的评估体系。我建议,首先要成立统一、权威的鉴定机构,制定完善精准的业界鉴定标准;其次要对艺术品进行数据库整理和监管,艺术品鉴定和估价要做到查有出处;同时要建立健全退市机制——国外艺术品退市机制一般有两种,一是明确了存续期的,到期后进行竞价拍卖交割;二是无定期的产品可以要约收购形式退市。此外,也包括系统监管体制和评价标准的制定。艺术品证券化是文化产业领域的新兴事物,目前各项政策和举动都处在试水阶段,需要结合我国的特殊国情去探讨和摸索。   收藏变“炒股”,是投资还是投机?  观复博物馆馆长、收藏家马未都:艺术品证券化,与收藏无关!这种艺术品投资交易模式,不是收藏,更类似资金博弈,看是否有后来人在更高的价位接盘。这种交易模式存在显而易见的缺陷,设计的框架是不完整的,好比体育竞赛,科学的游戏规则应是既要有限制又让人发挥。目前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呈蓬勃发展的态势,其背后隐藏的危机令人担忧,只有大起而无大落,好比平时很少得病的人,反而容易被病毒一举打倒。在艺术品市场一片火热的时候发展这种金融模式,也许不是最佳时机。他说,日本艺术品市场经历过惨烈的暴跌,涨跌的经验教训对中国很有借鉴和警示意义。  从目前天津交易上市的品种价格表现来看,要么涨停、要么跌停,这种极端的价格走势让市场充满了投机色彩。这就产生一个问题:艺术品份额是否等同于艺术品收藏,还是作为一种金融工具以艺术品价格作为标的的合约?  荣宝斋下属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我分析了两个市场交易模式的不同,画廊和拍卖公司的交易基本上是现货交易,也就是画本身,现货交易所对应的是艺术品现时的价值,这里是时间的“时”,就是说这个时期、这个时间段的价值。份额化交易对应的是艺术品的虚拟价值,若将虚拟价值跟艺术品的本身价格做简单的比对,容易产生理解上的偏差和误解。天津文交所的交易模式中人们交易的并不是这张画本身,而是对这张画增值预期的投机——而这两只“疯狂”上涨的股票则已经表现出过度透支增值情况。“我们不能否认艺术品可能还会长期增值,但是过度透支了行情,在极短的时间内可能透支了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行情。”  艺术品份额交易能否让艺术家真正受益?是否有利于艺术品的创作、欣赏和传承?  一位不愿具名的画家:绘画这种艺术创作,不是靠着资金投入就可以增加产量,提升品质的。这场艺术品份额交易的投机风潮,不论起、落,都与艺术无关。与之有关的,只是收藏者、投资者、投机者之间的财富转移。而疯涨的交易价格会在一定程度上助长艺术家的浮躁情绪。  目前很多艺术品动辄上百万甚至上亿元,这让不少人望而生畏。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无疑降低了艺术品的投资门槛,但原本专业、小众的收藏市场变成金融化、大众化的投资市场,究竟是馅饼还是陷阱呢?  “这个市场我并没有仔细研究,但钱多货少,必涨无疑。”参与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交易的一位投资者告诉,他此前并没有做过艺术品投资,对上市艺术品的画家也没有什么了解,但有过多年证券交易经验的他打了个比方:一桶水往一个碗里装,不溢出才怪——一只盘子极小的股票,在股票化的交易模式下面,份额价格更容易被操纵,付出代价的一般是最后的接盘者。  重要的一点是,艺术品证券化交易这种创新方式的目标是什么?是为拓宽文化产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渠道,还是推动更多社会资金投资文化事业?抑或仅仅是为创新而创新?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如果艺术品被证券化之后,作用仅仅是提供了更多市场交易的产品,供买卖双方进行交易,而对艺术品本身的收藏和保护并不会带来更多帮助;在较多情况下,对利用资本市场壮大文化产业的直接效应也不明显。这样的交易方式无疑会助涨艺术品的投机、炒作之风,对产业健康发展是不利的。“艺术品的版权归属,是作者本人还是交易所?艺术品份额化后,是不是持有50%以上股份的投资者就拥有了控制权?这些问题都未给出清晰的答案。现在看来,创新此类交易方式也可能仅仅是出于吸引更多投资者的眼球、扩大交易量等商业利益的考虑。”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市场分析中心主任赵力:现在很多人进入艺术品交易市场,更多是为了获利,那么就必须谨慎,有足够的风险意识。  “艺术品可以投资,但如果在投机的路上走得太远,或迟或早必将引发祸患。”马未都此言并非危言耸听。( 张玉梅 温 源)

设备电焊/切割设备
退房须知
旅游热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