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刨根问底

发布时间:2020-01-17 01:36:32

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刨根问底

“説起来,最近似乎世界各地的异象都在逐渐增多,这些到底是人为还是自然因素?”最高领导人疑惑的问道。【,

“有人为也有自然因素,毕竟有些异象根本就非人力所能达到,不过这些自然现象其实古来便有,大部分人都将此视作是神灵现身。”

“老道,你一个修道的,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説,都是自家的祖师爷显灵吗,怎么还把这由头往外推。”

“你这蛮夫懂个屁,道消道长皆有定数,我説是我家祖师爷显灵,要是领导人让我再去找祖师爷怎么办?”老道人白了眼岳姓老头:“人终归难违天命,芸芸众生,你我也只是天道下的一枚棋子,老道我的修为越是精进,就越是感觉自己的渺小。”

老道人似是有所感慨,伸手想去握住那,却只是徒劳而已。

“修身分阴阳乾坤八卦,修道又有九门三境,如今老道我已经修成太始心通境和太乙神通境,距离那太元玄通境也只差一步之遥,我以为我已经通古博今,便是比之李淳风与袁天罡也相差无几,他二人联手能留有传承千古的中华奇书推背图,我亦能指diǎn江山,为华夏炎黄指一条明路,可是半年前的那次天冥星泯灭,却彻地的扰乱了星空相位,此为天数,非人力可以企及,亦非人力可以左右,老道只感这浩瀚天道,苍云刍狗,恐怕只有古之圣贤,方有济世之能。”

“老道。你神神叨叨説了这半天。也没説出个所以然。你到底想説什么。”岳姓老头不耐烦的问道。

“我怎知?”老道苦笑:“罢了,老道留此也是无用,再入凡尘走上一遭,或许来日将有所明悟。”

“老吴,你要走吗?”最高领导人惊讶的问道,他在这庄园里,一住就是二十年,从未踏出庄园一步。今次居然要重入世俗。

“我留此二十载,是因为即便足不出户,依然能洞悉天下,为历代指diǎn未来,可是如今却被这片天蒙住眼睛,何不如去外面的那片天看看……老道走了。”

众人都愕然的看着老道,这行事果断的风格,説走就走。

过了几分钟,老道又折返回来,带着尴尬的表情:“额……怎么走出去?”

所有人都忍不住翻起白眼。最后还是由张启冠带着老道人出了庄园。

“小张,你先前在里面的时候。可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啊……什么?”张启冠吓了一跳:“道长不要开玩笑,我能有什么事瞒着领导人。”

“呵呵……没事……没事。”老道人大笑起来:“你觉得你瞒过了所有人,却不知道,其实只是自欺欺人,你当他们没看出来么。”

“额……道长,我真不知道你在説什么,我没瞒着什么。”张启冠不知道老道人是不是在诈自己,所以他不敢松口。

哪怕对方真知道自己有所欺瞒,他也不敢把实情説出来。

“那人不愿意入公门也是对的,只是……他日若是国难当头,他又是否愿意为国护持?”

老道人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问张启冠。

“道长,国家真的会有劫难吗?”

“我怎么知道,你为我这事,还不如去庙里求个签问问看,説不定更准。”

张启冠已经习惯了老道人,一时高深莫测,一会又像是街头的老无赖。

“小张,我真问你一句,你觉得那人比之我如何?”

张启冠低下头,沉吟了许久,开口回答道:“分不出来。”

“分不出来就对了。”老道人突然笑着説道:“看来我在这待的时间太久了,都忘记了这片神州大地上,一直都是卧虎藏龙,当年老道我侥幸铸练圣体,以为天下再无人能出我左右,如今看来,我还是太小瞧天下人了,此去,我便要再会一会天下人。”

“道长,人力的极限到底在何处?”张启冠终于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问了出来。

“此言有误,修身修心修道,不尽相同,便拿修身之人来説,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习武之人,习武便是以杀人为目的,所谓的强身健体,也只是冠冕堂皇的掩饰,不管境界再高再深,终究难逃杀,可以这么説,杀的人越多,武功也就越高,武修很难突破三花聚dǐng之境,此为人障,老道我认识一些江湖中人,也有那么一两个突破此境,据古籍所载,入此境者为一气归元,与修道中的归元流转的意思相似,不过武修终归还是受限于这具躯壳,便是一气归元,终归无法真正的突破天地,移山填海,而修道所修的术法却不同,便以老道我为例,我如今三境修了两境,虽然不敢説能移山填海,可是操弄风云,施云布雨还是勉强能够办到的,这属于术法一类,论杀人手段不如武修,可是论威能并不在武修之下。”

“那终归孰强孰弱?”

“要是有十个到达一气归元的绝世高手站我面前百丈之外,我一根指头就能灭掉对方,可是如果在一丈之内,就算十个我也不够对方灭的,这就是强弱区别。”

“那是否有武修能够操弄风云,天地变色?”

“你説的是那人吧?”老道人笑了笑:“当时的场景,我多少也打听过了,的确是有异象丛生,可是我现在尚不确定,那是那个人施展的异象,还是神兵引动的异象。”

“道长,这里出去就到外面街头了。”

“好了,老道走了……”

……

“石头,我听説wz那边又出状况了,你不是説,你是去走亲戚的吗?怎么又闹的那么大动静?”罗茜打来质问白晨。

“那可不是我弄出来的,是千年弄出来的,等回去了,你自己问他。”白晨很不负的把事情全都推给千年。

“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这个diǎn就回去了吧。”

“你快diǎn回来,默克那家伙説,要是三天之内,不去看他的话,他就和我们断绝关系。”

“为什么不是他来看我们?”

“他説他有正事要忙。”

白晨匆匆忙的挂断,千年瞥了眼白晨:“罗茜那丫头打来的?”

“嗯。”白晨diǎndiǎn头:“走吧,去吃午餐。”

白晨和千年进了酒店内的餐厅,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你还有什么事情?”千年问道。

“基本没什么事了,看看他们家还有没有人来捣乱,要是没有的话,就回去了。”

“你嘴上説不管他们,可是现在还是挺关心他们的啊。”

“説是这么説,可真要遇到事情了,总不能真的置之不理吧,就算是不相干的人,我也不可能袖手旁观,更何况,他们和我至少有血缘关系。”

“那你就真打算,一辈子不与他们相认吗?”

“相认做什么?让白墨来补偿我?还是説要一家人抱在一起哭一次?我可没那么矫情。”白晨耸耸肩:“来看看他们过的怎么样,这就够了。”

“可是白墨似乎是有要寻找你的意思,他当初不是还去仁爱孤儿院找你的档案去了么。”

“他找就找呗,反正我已经把档案全都抹掉了,他什么都找不到的。”

……

“抹掉了?怎么会抹掉了?”白墨眉头紧锁着。

“不止是关于白晨的档案被抹掉了,那个叫做石头的孩子的档案也消失了,好像是上次档案室发生了一起小事故火灾,不少孤儿的档案都被损毁了。”

“仁爱孤儿院的档案都没有存储电脑吗?”

“仁爱孤儿院在接受光明医院资助之前,还只是个小破烂慈善单位,有一台老旧的电脑,还是没联的,上次着火,连着那台电脑一起报废了。”

“我不管那么许多,我付给你那么多钱,你就必须给我找出线索。”白墨毫不留情面的对着那头的私人侦探説道。

“不用你説,我也知道该怎么做,其实……也不是无迹可寻的,虽然孤儿院的档案损毁了,可是一个人只要在这个社会上存在过,那么就必然会留下痕迹,而这方面,我可是最专业的。”私人侦探自信的説道。

他既然敢收取一百万的酬劳,自然是有其独到之处,他所调查的人或者事,从来未曾失手过,不管对象是谁,哪怕是国家机密,他也有自信弄到手。

当然了,他可不接这种间谍的活,不过他在这个行业内,依然是最dǐng尖的。

“什么时候能够得到我要的资料?”白墨问道。

“三到五天会有初步的资料,不过要想更进一步的调查,就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当然了,这个……”

“钱不是问题,你能给我多少资料,我就支付多少酬劳,我白某人从不喜欢拖欠薪水,你韩翔也应该知道白某的人吧。”

“当然……当然……哈哈,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私人侦探大笑着説道:“对了,这两个人与你是什么关系?难道是你的私生子?”

“韩翔!有些事你最好不要打听,我讨厌别人探究我的**。”

“嗤嗤……白大老板,你这两天的脾气怎么这么差,和你开两句玩笑,你也当真了,真是的……挂了,拜拜。”未完待续。。

山西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怎么样
卵巢早衰治疗新方向?北联生物干细胞是重点
黑龙江治牛皮癣医院
汕头市权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