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武觉醒 1059 诡地

发布时间:2019-09-26 00:04:29

神武觉醒 1059 诡地

湿润柔软的泥土上,古坟矗立,并不高大,反倒显得十分秀小,却有种极度厚重的岁月气息,沧海桑田,亘古不变。

叶凡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这里一时有些死寂,殇没有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的场景太诡异与妖邪了。

打破了玄神超凡碑纪录,更获得“万古星空第一圣”称号,获得青铜灯奖励。

然而,将青铜灯点燃后,竟被指引着来到了这里,指引之物的源头,竟还是一座孤坟前的残香,是这香的青烟化作了青灯燃料,指引叶凡来到这里。

莫名的,叶凡感觉浑身有些发凉,这股凉意来自心底,而非外界,从心头凉到体表,头皮发炸。

半晌,叶凡和殇才回过神,而后张目扫视这里。

这个地方很寂静,充满死寂的荒凉,也很荒芜,到处都是黄泥地,宽阔坦荡无比,一望无际。

除了孤坟,这里还有一条玉带般晶莹的河流,就在孤坟旁边约数丈左右,缓慢而平静地流淌着,这小河也不见尽头,直到天际尽头。

这神秘古地很诡异,让人心中发慌,但看上去又平静而安详,如同一座宁静的墓园,除了孤坟和无声流淌的小河便再无它物,寂静的瘆人。

此刻,孤坟前的香依旧在燃烧着,飘荡出丝丝缕缕的青烟,不断没入青铜灯的火焰里,令其不至于熄灭,但是,青铜灯上稳固不变的灯油,依旧在逐渐减少。

它既需要灯油提供能量,也需要青烟助燃。

“将青铜灯收起来吧,看它状态,灯油是有限的,万一全烧光了就不妙了。”

殇提醒了叶凡一句。

“不会陷入黑暗里吧?”

叶凡有些担心。

“应该是不会了,我们没有再在黑暗中,而是踏入了坚实的地面上,熄灭应该也无事。”

殇迟疑了一下,显然它也有些不太确定。

不过,不确定也必须要熄灭青铜灯了,正如殇所说,青铜灯的灯油不多,这么烧下去,很快就会烧完,到时候没找到出路也还是一死。

闻言,叶凡也觉得殇说的对,犹豫了一下,便一口气吹去。

结果

神武觉醒  1059 诡地

,青铜灯火光盛烈,若一株清冷孤傲的神花,纹丝不动。

叶凡一呆,略有些尴尬,而后神情一凝,从背后取出永碎刀,拿着刀鞘就压向灯芯,想直接压灭掉。

“嗤嗤……”

“喀拉!”

然而,刀鞘先是发出异响,而后直接崩裂了开来,最后“呼啦”一声,直接燃烧起来,惊的叶凡连忙抛掉刀鞘,古怪的是,永碎刀竟没有任何伤痕,更不用说断裂了,只是刀身上有一道灼烧的黑痕。

“这火有些不对,小看它了。”

殇语气凝重地出声道。

叶凡微微点头,永碎刀的刀鞘不算什么极好的珍宝,但也是皇级层次,居然一下子就被烧毁了。

这本来不算什么,就算叶凡不擅长火系,单凭他的雷系元气打出来的火焰,也能轻易粉碎掉刀鞘。

但是,这火焰太普通了,除了进入黑暗后需要青烟续燃这一点,根本看不出来有何特异之处,简直和普通的火把上的火焰一般。

可就是这一簇看起来寻寻常常的火焰,竟一下子将刀鞘烧毁,这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要知道,连叶凡这个圣王都只感觉到一丝微热,和凡火没区别,可威力却大的吓人,天知道它的真正威力有多恐怖。

想了想,叶凡挪开了青铜灯,让其无法接触到青烟,于是青铜灯很快就不支,熄灭了下去。

“以后再探索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探清这里,该怎么回去。”

叶凡收起青铜灯,没有在这里搞清楚的意思。

主要也是怕灯油不够,这一试,天知道要试多少次,万一灯油耗光了,而这又是离开的关键,叶凡这辈子就别想走出去了。

四周,一片广阔,无边无沿,整个就是平原的模样,因为黑暗消退的原因,叶凡回头看去,身后也是一片无垠,黄土大地就是这天地间的一切,寂寥无声。

“去看看那条河。”

殇说道。

叶凡点了点头,迈步向几丈外的小河走去。

小河很静,缓缓流淌着,无声地徜徉,没有任何生机,因为并无生灵,但河水极其清澈,宛若神泉汩汩流淌。

轰!

陡然间!

叶凡一步踏进小河旁一丈范围内,霎时间,斗转星移,天地变幻,叶凡不禁瞪大了眼睛,傻傻地望着滔天汹涌的无边巨浪,满脸呆滞。

这里,竟然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但其实能看出,其实还是一条河,只是太过雄伟宽阔了,太过巨大与广阔,如同汪洋一般,浪涛滚滚,奔流而下不复回。

在滔天大河上游,竟是绵延向天际尽头,隐约间,似从九天之上垂挂下来,斜着流淌下来,声势恐怖无边,浪涛千重,每一朵浪花都如山岳般大,似欲击碎天穹。

“这……”

叶凡呼吸滞住,尤其是看着下方那激涌奔腾的河水,心中警兆大作。

他有感觉,一旦进入当中,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地方很恐怖……”

殇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很清楚,这地方有大恐怖。

叶凡回头向自己来时的方向看去,顿时身躯剧震,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身后是一片黄蒙蒙的大地,无尽黄.色雾霭蒸腾,在这上面,一座宛若混沌巨岳的古坟静静矗立在黄土雾霭上,古坟顶端,是一条碧青色泽,充满了生机活力的根茎。

巨大的古坟前,一支随意插入雾霭当中的巨香若撑天巨柱,撑起了星空宇宙,顶端神火狂燃,宛若一轮神阳,光华冲霄,五彩斑斓,格外的绚烂而苍茫。

更可怕的是那支香飘出的雾霭,这更为恐怖,居然化作了一道道玄色与黄.色气流,似长江大河奔涌,又如孽龙横舞星空,发出隆隆的流转声,似能压塌万古!

不同了!彻底不同了!

一步踏近河边,天翻地覆,眼中的一切都不同了,似乎这里看去才是真实的?

叶凡不敢肯定。

殇也懵掉了,从未经历过如此诡异之事,无法想象这种景象,也无法理解。

“先出去。”

殇肃然道。

叶凡面露狐疑,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能走出这里,但殇这么说了,便往后退了几步。

果然!

出来了!

叶凡茫然地看着四周的景象,依旧是黄土大地,小土坟只有膝盖高,那支香也普通的过分,和凡人祭奠时的香一般无二。

可是,叶凡分明记得,自己在那片诡异天地里,看到的是巍峨宏伟的如同混沌巨岳般的大坟,宛若一座混沌巨岳,宛若一片星空宇宙,太广阔巨大了。

还有那支香,同样无比高大神异,如撑天神柱,顶端神阳高挂,青烟则是可怕至极的气流,每一缕都重如世界,压塌万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凡只感觉满口干涩,心跳无比剧烈。

“算了,不要再管那河了,看看古坟,找找出路吧。”

殇感到万分震怖,不敢让叶凡继续探查,它觉得这里应该是一片禁忌之地。

叶凡也不敢再继续探查那河了,转而研究起那古坟来,包括古坟顶端那根根茎,还有坟前的香。

“嘶~这地方真的很妖邪!”

叶凡简单探查了一番,忍不住瞪大眼睛,倒吸凉气,浑身寒毛都快炸开了。

“怎么了?”

殇问道。

叶凡闻言一怔,神色怪异道:“你问我?”

“这里根本都无天机可推演,我推算不出任何东西,所以看看你有什么发现。”

殇无奈道。

“没有天机?”

叶凡一呆,还是首次听到殇这么说,但并不明白这代表什么,很模糊,神色凝重道:“这里的土质很年轻,看年龄只有几十年,可这里看上去又太古老了,我从未见过任何岁月气息如此浓重的地方与物。”

这很诡异与可怕,土质明明很年轻,气息却无比古老,古老的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这太怪异了,完全相逆,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还有,这个坟的坟头上那条根茎,看起来很普通,但极其坚韧,生机很浓郁。”

“还有那支香,不知是什么材料制造而成的,虽然点燃着,却不减分毫,只一直在飘荡出烟雾。”

叶凡心头沉重。

土质年轻、岁月气息浓重的古坟,坚韧的不可思议的根茎,似乎永远烧不完的香……

一切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妖邪。

除此之外……似乎也没别的发现了。

沉吟了片刻,叶凡忽然举起手中的永碎刀,一刀就劈在了黄土坟上。

这番举动,着实把殇吓的不轻,当即叫道:“你干什么?疯了不成?”

这举动也太疯狂了,这地方可不是什么善地啊,这一刀下去,天知道会劈出来什么东西。

然而,殇似乎多虑了,叶凡一刀劈下,古坟与永碎刀之间只发出“当”一声巨响,火星四溅,却并没有任何损伤。

这一下,叶凡也呆住了,无法想象,这黄土堆积的破坟,怎么也如此坚硬,简直不像话。

“这地方……。”

叶凡面色难看。

“你再点燃青铜灯试试。”

殇也没有办法了,给叶凡提建议,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好。”

叶凡无奈,又一把将殇抓过来,拿它身上的火来点青铜灯。

很快,青铜灯再次被点燃,灯芯上火光袅袅,看上去颇为稳定,如凡火一般,没有任何特异之处。

周遭虚空,未过多久,就再次涌来阵阵黑暗,被其淹没掉,但很快地,青铜灯灯火也摇曳起来,有要熄灭的感觉。

“这……”

叶凡看得一阵发呆,彻底没了办法。

这灯火要青烟维持啊,而青烟从身后飘来,自己又不是要进入这里,而是要离开,这怎么搞?青烟可无法指引回去的路。

“噗!”

青铜灯火光一闪,一下子熄灭掉,飘出一缕青烟,再无动静了。

完了!

叶凡脸色煞白,无比难看。

显然,如果找不到真正离开的办法,自己是无法离开了,可能要一辈子困在这里,直到死去!

预见到这种结果,叶凡心中不禁涌上绝望。

(本章完)

巢湖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巢湖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巢湖妇科
巢湖妇科医院
巢湖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