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十指扣之命轮 第二十四章 诡异

发布时间:2019-09-24 13:48:22

十指扣之命轮 第二十四章 诡异

天雪的夜也有安静的时候,街上还挂着灯的店铺只剩下了几家小面馆,风烛残年的老者擀着面,偶有三两个顾客光临。

夜羽的背影被清冷的月光拉得很长,这条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影子与他作伴,月光为他照明,任谁看见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孤独的人,甚至是孤独的鬼。

“我怎么好像又被人利用了。”他荒凉笑道,心中有太多疑问。

白磬留下我的价值在哪儿?

堂堂天雪帝国需要我来效力?

这些问题他想不明白,他只能想到,白磬留下他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父皇说得没错,这个世界上坏人远远比好人多,最可怕的还是戴着伪善面具的坏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在背后捅你一刀,而你连他捅你一刀的原因都不清楚。”

……

云层随着风移动,他随着云层移动,当所有淡薄的月光都打在了他身上,他已经到了一片湖边。

成千朵雪莲花开满在湖上,在月色下更显皎洁,花瓣摇曳间,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淌下,落入湖中发出宛如敲击扬琴的美妙声音,花香阵阵,沁人心脾。

直到一阵湖水翻涌的哗哗声,打破了这份美好的诗韵。

夜羽前方,原本平静的湖面分成两道,湖水下陷,显露出一条古朴的石梯,石梯很长,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越往下越炽盛的白光。

小半柱香的时间,他已经走到了石梯的尽头,入眼是一片宛如白昼的小世界,林木葱葱,每一棵树木的枝头都悬挂拳头大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树下是一片百花丛,浓郁的花香四溢而出,在花丛中央坐落着一座精致的小木屋,整个小世界看起来是如此安详静谧充满意境。

晴茗拄着一根比她人还高出几尺的凤头杖,正满脸笑意地看着夜羽。

“嗯,小伙子很守时。”

夜羽看不出表情,回道:“不守时的话只怕我的命此刻已经到了阎罗殿。”

晴茗出声笑道:“哪有这么恐怖,顶多不过让你的心疼一疼。”

夜羽已经走到了晴茗身前,道:“按照约定,我替你完成了那件事后,你便解了这离心咒。”

“是的。”

“好。”

晴茗转过身,走进小木屋,道:“跟我来吧。”

木屋内空间很大,完全不像从外面看见的那般大小,至少光是客厅就已经比小木屋所占的面积大上一倍左右,而客厅四下还有着十数条小走道,每个走道两边另立有数来间房室,房室里面又另存一片空间,整个木屋内的面积根本就大到无从计算,这是一处折叠空间。

夜羽跟在晴茗身后,穿过一条条回廊,途中他发现一件惊悚的事,越往里走光线越暗,而且所有走道两边房室的门都是紧闭的,而且门的材料不一,有青铜门,玉门,铁门,木门,石门,甚至光门……每经过一道门都有不一样的气息从门内透出,有恐惧,有阴森,有血腥……,这些气息仿佛要吞噬他的心神一般,让他产生沉沦的错觉,他的脑中竟然回荡着一些陌生而奇怪的声音。

“你想得到世间最美的女子吗,你想称霸人间吗,你想踩死所有践踏过你的人吗,想的话就吃了我吧,推开这扇门,吃了我,你就能得到世间最强大的力量,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来吧,吃了我……不然,让我吃了你,嘻嘻……”

“看到了吗,这是通往神界的门,推开它,你就能平步青云,离开这肮脏的尘世……”

“我是谁,你又是谁,哦,我只是一具尸体,那么你呢,你是谁……”

突然一只手靠在了夜羽肩上,他冷冷地打了一个激灵,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不要乱看,会死人的。”那是晴茗的手,她用一种特别的语气说道。

“咕咚”,夜羽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口水,那些声音能够迷惑他的心神,他差一点就伸手去开门。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太恐怖了,仿佛每一道门的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惊天隐秘。

晴茗提醒道:“这里的很多门连我都不能开,你小心一点,别被迷惑了去开门,不然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还会害死我。”

晴茗都不能开的门有多恐怖?他已经不敢想。

夜羽下意识的点点头,这些门确实诡异,充满太多未知,而后他又疑惑道:“这不是你的住所吗,怎么有些门连你都不能开。”

晴茗摇头道:“我并非这里的第一个主人

十指扣之命轮  第二十四章 诡异

。”

“这里之前还有主人?”

“之前有过许多任主人。”

“他们是谁?”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的修为旷古绝今,拥有飞升神道之能,然而他们却甘心守护在此,哦,上一任主人我知道是谁。”

守护在此?这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众多武道绝巅的存在来守护?

夜羽睁大了眼睛问道:“上一任是谁?”

“等下你就知道了。”接着她又叹息着呢喃道:“这个地方迟早会重见天日的,到时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夜羽集中精神,再不去注视任何一道门,他紧紧地跟在晴茗身后。

“年轻人,今天这里的所见所闻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不然产生的后果都不是你我能够承受的。”晴茗往前走着,夜羽看不见她的脸色,但她的声音很沉也很严肃。

“白琦公主不也来过这里吗?”夜羽问道。

“她到的是前面那些走道,那些房室倒没什么,而且她也没进过几扇门。”她接着说道:“这里的白天不会有这些异像,只有在午夜过后,万物寂寥之时,所有的诡异便会汹涌而来。”

“听起来真像是一座鬼屋。”

“比鬼屋更可怕,你一定要记住守口如瓶,万不可泄漏风声。”

“看来这里有很多东西都见不得人。”

“不然我何以让你现在来,就是为了避人耳目。”

不多时,两人已经到了走道的尽头,再没有走下去的路,这里的光线也暗淡到了极点,伸出手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

夜羽不明所以,问道:“我们到底是去哪里?已经没有路了。”

晴茗回头对着夜羽意味深长地说道:“路有时候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短,只不被什么东西阻挡了,可能是一面墙,也可能是你的心。”

说着,尽头的墙壁被她视若无睹,一步迈出,她便已穿透而过。

这面墙竟是一道虚影。

夜羽疑惑地跟上,只听“嘭”的一声,额头撞在了墙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这墙不是虚影?

晴茗淡淡的笑声从墙的背后传出:“是虚影,也不是虚影,是墙也不是墙,想要过来,你既不能把它看做墙,也不能把它看做虚影,你要把它看做一条路,没有墙没有虚影的路。”

“这如何能做到?”

“问你的心,我说过,很多路并没有眼前所看见这么短,只是被什么阻挡了,可能是一面墙,可能是你的心,就像人生路,当你觉得前面已经没有路可走的时候那便是没有了路,当你觉得有路可走却又在质疑这条路的时候,它依然是没有路,只有坦坦荡荡,认为这就是一条路,能走下去的路,那么,恭喜你,路就在前方,这是一种信念,你有了这种信念,便能走过来。”

汉中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平顶山治疗龟头炎费用
阳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费用高么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口碑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